台湾的“邦交”(四):蔡英文7次“过境”美国
栏目:热点专题 发布时间:2023-06-06点击数:

  引子


民进党的蔡英文在2016年5月就任台湾当局领导人,到2023年过去了7年。在这期间,蔡英文7次“过境”美国。看上去蔡英文“过境”的次数少于陈水扁和马英九,但是研究院已经提到过,这是因为蔡英文的第二任期撞上了新冠疫情,有3年没有出境“访问”。

事实上,蔡英文在第1任期的“过境”就有6次。美国也安排了丰富的活动,联邦与地方政客踊跃地与蔡英文会面,对她十分纵容。



01

初次出访“过境”美国

2016年6月24日,上任刚1个月的蔡英文开始了第一次出访,在当地时间24日中午抵达迈阿密,由台湾驻美代表高硕泰和美国在台协会代理主席唐若文(Joseph R. Donovan)接机。初次出访就“过境”美国,可见蔡英文当局迫不及待地同美国联络,这也是台湾十分重视对美关系的例证。
在下榻的酒店,蔡英文与共和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会面。双方讨论了防务、经贸交流等问题。在防务方面,蔡英文表示台湾正在自行研发潜艇,需要美国的帮助。在经贸方面,蔡英文表示希望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以及强化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规定的合作机制(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TIFA,1994年签署)。蔡英文还同共和党参议员、时任参议员金融委员会主席、临时议长奥林·哈奇(Orrin Hatch)通电话,希望他能支持台湾加入TPP[ 2017年1月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退出TPP,此事不了了之。]。
晚上蔡英文参加由在美台湾人主办的欢迎晚宴,与当地台湾人团体会面。参加晚宴的美国政客有众议院台湾党团共同主席、共和党议员巴拉特(Mario Diaz-Balart)和时任议员格雷格·哈珀(Gregg Harper),时任议员泰德·约霍(Ted Yoho),全美民主党妇女联盟时任会长乔娜妮·苏利文(Joanne Sullivan)[ https://english.president.gov.tw/NEWS/4921]。
25日上午,蔡英文在迈阿密有3场接见,分别接待了共和党时任众议员伊莲娜·罗丝-雷提南(Ileana Ros-Lehtinen)、在美台湾棒球手陈伟殷、和格雷格·哈珀。随后蔡英文乘机起飞,先后访问巴拿马与巴拉圭。
当地时间6月30日下午,回程的蔡英文抵达洛杉矶开始“过境”,由高硕泰和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薄瑞光(Ray Burghardt)接机。晚上蔡英文出席当地台湾人主办的欢迎宴会。蔡英文感谢在美台湾人的贡献,并鼓励他们支持台湾当局的“国民外交”。“我们在侨界、在海外,有一代又一代的生力军来支持我们。”对于“国民外交”(也称“全民外交”)的详细情况,研究院在《台湾的“邦交”》系列的第一篇已经做了解释。这正是台湾当局发动海外台湾人社团,试图扩大台湾的政治影响力,为台湾“正名”。
当晚到场的美国政客有薛伟尔·贝塞拉(Xavier Becerra),他在当时是众议院民主党党团主席,相当于众议院民主党的三号人物,在领袖和党鞭之下,负责日常组织工作。贝塞拉如今在拜登政府中担任卫生部长,可见他在民主党内属于核心层,地位很高。
此外参加晚宴的还有民主党众议员布拉德·谢尔曼(Brad Sherman)、赵美心(Judy Chu)、斯科特·彼得斯(Scott Peters)、刘云平(Ted Lieu)、诺玛·托利斯(Norma Torres),共和党时任众议员、时任外交委员会主席艾德·罗伊斯(Ed Royce)。台湾当局称他们是“台湾在美国国会最忠实的朋友”。
7月1日上午,蔡英文参加早餐会,参加的美国政客有布拉德·谢尔曼、民主党时任众议员迈克·本田(Mike Honda)、众议员斯科特·皮斯特(Scott Peters),共和党时任众议员米米·沃尔斯特(Mimi Walters),加州时任财务长江俊辉(John Chiang)和薄瑞光。稍后蔡英文同时任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和前总统克林顿通电话,重申希望加入TPP。然后蔡英文乘机返回台北。
相比于此前马英九的访问,蔡英文的行程同样丰富多彩。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前来与蔡英文会面的美国政客的级别有所提升。注意这是在2016年奥巴马时代,当时中美关系尚未恶化,美台之间就已经开始加深来往,美国国会中有了这么多台湾的“忠实的朋友”。这似乎是后来特朗普时期美国通过《台湾旅行法》(公法:115-135)等多部涉台法案的先兆。

图片

02

绕远路“过境”檀香山


2017年1月7日,蔡英文出发访问中美国家,去程时“过境”休斯顿,返程时“过境”旧金山。在休斯顿,蔡英文与共和党时任参议员约翰·麦凯恩通电话,与参议员泰德·科鲁兹和州长阿伯特会面。在旧金山,蔡英文参观了推特总部。
10月份,蔡英文开始了访问南太国家的“永续南岛、携手共好之旅”,并“过境”美国。美国国务院此前表示蔡英文的行程是“私人和非官方的”因而可以放行。当地时间27日晚上,蔡英文抵达夏威夷檀香山。这一次的“过境”形成安排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翻开地图,研究院发现檀香山几乎在台湾的正东方向,访问的第一个目的地马绍尔群岛在台湾的东南方向,这次“过境”是南辕北辙。而且台湾到马绍尔群岛更近,去夏威夷“过境”是绕远路。可见夏威夷才是蔡英文当局的真实目的地,所谓“过境”不管是掩饰罢了。
抵达檀香山后,由台湾驻美代表高硕泰和美国在台机构时任主席詹姆斯·莫里亚蒂(James Moriarty)[ 与福尔摩斯系列的大反派詹姆斯·莫里亚蒂教授同名。]接机。28日中午,蔡英文出席当地台湾人团体举办的欢迎宴会。到场的主要是在美台湾人团体,包括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主席陈国文。下午蔡英文一行人参加美国智库东西中心(East West Center)与“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the Pacific Forum of the CSIS)的学者的座谈会,并访问了战列舰“亚利桑那号”(BB-39)纪念馆。
11月3日,结束在所罗门群岛的行程,蔡英文一行人在下午抵达关岛,由莫里亚蒂、美国关岛时任总督艾迪·卡佛(Eddie Calvo)等人接机,然后前往关岛总督府出席欢迎晚宴。前来会面的美国官员还有关岛时任副总督雷·提诺瑞欧(Ray Tenorio)、时任议长本杰明·科鲁兹(Benjamin Cruz)等。蔡英文晚上参加当地台湾人团体举办的欢迎宴会,次日起飞返回台北。
研究院发现一个奇怪之处,那就是蔡英文在这次“过境”时没有与美国联邦政客会面,接待
的级别似乎有所下降。台湾当局还特意大费周章安排绕远路,似乎有些不值得。与蔡英文同行的台湾当局官员还有国安会议副秘书长蔡明彦,难道蔡副秘书长要和夏威夷、关岛的地方官员,以及南太岛国官员讨论“国安”问题?因此研究院有个猜想,有级别较高的、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美国官员在夏威夷与蔡英文一行人见面,只是媒体没有报道。
2018年8月,蔡英文开始访问中南美洲的“同庆之旅”,过境洛杉矶和休斯顿。在洛杉矶,蔡英文会见了民主党众议员马可欣·沃特斯(Maxine Waters)、布拉德·谢尔曼,共和党众议员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新墨西哥州时任州长苏珊娜·马丁内斯(Susana Martinez),与参议员马克·卢比奥通电话。蔡英文还访问了里根图书馆。在休斯顿,蔡英文访问了约翰逊航天中心,会见了民主党时任众议员艾迪·约翰逊(Eddie Bernice Johnso)和众议员亚历山大·格林(Al Green)。
2019年3月,蔡英文结束马绍尔群岛的行程返回时,再次绕远路“过境”夏威夷。当地时间26日下午,蔡英文一行人抵达檀香山,由高硕泰和莫里亚蒂接机。当晚蔡英文参加由当地台湾人团体举办的欢迎晚宴,到场的美国政客有夏威夷众议院议长斯科特·萨基(Scott Saiki)和时任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卡拉尼·英格丽史(Kalani English)。在晚宴上,蔡英文谈到台湾正在推动在经济方面减少对中国的依赖。蔡英文表示需要避免“中国观光客不来,观光就没有了”的不利局面,因此非常重视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交流。
27日上午,蔡英文在酒店与美国传统基金(the Heritage Foundation)举行视频会议。传统基金会是美国老牌保守派智库,参与会议的有基金会创始人艾德·弗拿(Ed Feulner),还有时任共和党参议员科里·加德纳(Cory Gardner)、泰德·约霍等。双方讨论了经济发展、集体安全、两岸关系等重大问题。蔡英文表示会加深与美国的合作,加快推进“新南向政策”。台湾不会“屈服于”大陆的压力,要“保卫自由、民主及生活方式”。
会议过后,蔡英文参加由智库东西中心主办的纪念《与台湾关系法》(公法:96-8)通过40周年展览开幕式,访问了夏威夷州应急事务管理署(Hawaii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HI-EMA)。陪同的美国官员有莫里亚蒂,还有夏威夷州时任国民警卫队司令亚瑟·罗根少将(Arthur J. Logan)。这是蔡英文首次与美军现役将官会面。随后返回台湾。

图片

03

在纽约和加州的丰富行程

2019年7月,蔡英文开始访问加勒比海各国的“自由民主永续之旅”,在去程和返程时“过境”纽约和丹佛。在纽约,蔡英文与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和泰德·约霍会面,访问了台北驻美国经济文化办事处在纽约的总部,还访问了哥伦比亚大学。

2020年1月,新冠疫情爆发,很快在全球扩张。台湾当局因此3年没有安排外访。2023年,新冠疫情终于消退,台湾当局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外访,首选目的地“过境”美国。

美东时间3月29日下午,蔡英文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由台湾驻美国代表萧美琴和现任美国在台机构主席罗森博格(Laura Rosenberger)接机。随后来到曼哈顿12大道哈德逊河畔的会所玻璃屋(The Glasshouse)参加欢迎宴会,与在美国的数百位台湾人共进晚餐。参加晚宴的美国官员有新泽西州长菲尔·墨菲(Phil Murphy)、州议会下院副议长拉结·木克希尔吉(Raj Mukherji)、州参议员戈登·约翰逊(Gordon Johnson),纽约州参议员曲怡文(Iwen Chu)。蔡英文发表讲话,陈述了疫情以来台湾遭遇的困难和取得的成就,感谢美国的帮助,美台经济合作正在进入新的阶段。美国对台军售有助于台湾“充实自我防卫能力” 。蔡英文与墨菲有单独30分钟的会谈,感谢他来参加晚宴,以及长期支持台湾。台湾和新泽西会在高科技、绿色能源等领域加强合作。

30日,蔡英文在上午造访了纽约市内在美台湾人的产业,会见当地台湾人的代表。蔡英文中午去了台北驻美国经济文化办事处,再次会见了罗森博格,马绍尔群岛驻联合国代表卡巴阿(Amatlain Elizabeth Kabua),与其他在美国台湾人。晚上,蔡英文出席哈德逊研究所的活动,接受全球领导力奖(Global Leadership Award)。蔡英文发表获奖感言,表示中国大陆导致台海局势升级,台湾在保持节制,但是避免战争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强实力,台湾要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

31日上午,蔡英文一行人会见了共和党阿拉斯加州参议院丹·苏利文(Dan Sullivan)、艾奥瓦州参议员乔尼·厄涅斯特(Joni Ernst),和民主党亚利桑那州参议员马克·凯利(Mark Kelly)。随后离开纽约,前往危地马拉。

当地时间4月4日晚,蔡英文抵达洛杉矶,由萧美琴、驻洛杉矶代表纪钦耀和罗森博格接机。5日上午,蔡英文一行人访问里根图书馆,会见众议院议长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这是迄今为止台湾领导人“过境”美国途中会见的最高级别的美国政客。同行的还有众议院中国问题小组组长、共和党议员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民主党党团主席彼得·阿奎乐(Peter Aguilar)等一共18位来自两党的议员。

蔡英文表示台湾受到“威胁”,重申台湾“维护和平现状”的决心,感谢到场的美国议员会促进美台关系所做的贡献。台湾感谢美国的支持,在面对“挑战”时,要“谨记奠定台美坚实关系的原则”,总而言之就是进一步加强与美国的合作。

5日晚,蔡英文出席由当地台湾人举办的晚宴。到场的美国政客有加州副州长埃莱尼·库纳拉基斯(Eleni Kounalakis),还有罗森博格、布拉德·谢尔曼、赵美心,共和党众议员达雷尔·伊萨(Darrell Issa),民主党众议员罗·康纳(Ro Khanna)和朴银珠(Michelle Steel),加州议员谢德智(Tri Ta)。蔡英文提到正在进行的“台美21世纪贸易倡议”,表示争取在2023年完成谈判,继续深化与美国的伙伴关系。

6日上午,蔡英文召开随团记者茶叙会,下午返回台湾。

蔡英文的这次行程产生了多个“突破”。首先,蔡英文一行人不但在美国过夜,而且3月30日和4月5日在美国停留整天。这次“过境”的时长创最高记录。要知道,蔡英文宣称的危地马拉和伯利兹访问从3月31日下午持续到4月4日中午,竟然短于在美国停留的时间。因此研究院认为美国才是蔡英文的真实访问目的地。

在美国,蔡英文会见了现任众议院议长,以及最大规模的议员代表团,打破了多年的惯例。蔡英文还深入街头访问台湾人的产业。这次“外交”攻势,台湾当局可谓开足马力,美国也很配合。


04

总结

蔡英文的“外访”一共有8次,其中7次“过境”美国,而且其中2次是绕远路强行“过境”,可见相比以往的几届台湾当局领导人,蔡英文更加重视与美国的交往。作为“回报”,与蔡英文见面的美国官员级别更高了。

蔡英文在美国发表讲话,离不开讨论两岸问题。中国大陆虽然缺席,但是以这种方式在场。即使讨论相对不敏感的经贸问题,蔡英文也反复强调要减少对大陆的“依赖”。谈到安全问题,蔡英文表示两岸局势紧张,台湾“遇到威胁侵扰压力”,要“保卫”台湾,“确保台海和平与稳定之现状”。然而2016年以来美台过于密切的交往,才是导致台海局势升级的重要原因。研究院认为,台湾当局一次都不去“过境”美国,对两岸和平反而更加有利。

另外蔡英文经常感谢美国对台湾的所谓“承诺”。在2019年3月27日东西方中心纪念《与台湾关系法》40周年的活动上,蔡英文称这部法律规定的美国对台承诺“是毋庸置疑的”,并称赞后来里根总统的六点保障,“我方恪守对台湾之承诺-无须再议”。研究院不得不指出,这只是某种幻想罢了。正是这部《与台湾关系法》规定了美国对台湾没有任何法定的承诺和义务。而且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部美国法律或者任何一个条文可以被解读为存在这种承诺或义务。里根和后来的美国总统也许说过一些话,但这些都只是政客的表态,不具备法律的效力。如果台海出现危机,美国可以依法袖手旁观。

蔡英文在十分重视在美国的台湾人群体,提出“国民外交”的方针。研究院在梳理台湾当局在美国的游说时曾发现,在美国的台湾人群体已经有了较大的政治能量。他们积极参与美国政治,组成了台湾人公共事务会(FAPA)进行游说工作,取得了不少战术成果。FAPA本就与民进党关系深厚,2017年10月28日,蔡英文在夏威夷没有会面美国联邦政客,却会面了FAPA主席陈国文,可见双方依旧保持合作关系。研究院猜想,蔡英文在会面期间对FAPA在美国的游说提出了期望和要求,甚至做出了部署。也许这就是推动《台湾旅行法》等多部涉台法案通过的重要因素。在美国的台湾人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